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心的博客

Be Healthy and Happy

 
 
 

日志

 
 

再访美国(19)——终于到家了  

2008-04-21 15:19:11|  分类: 再访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去机场的大巴上邻座的女孩告诉我她在廊坊上班,利用清明节假期加上两天休班去深圳游玩归来,她也要去火车站买车票回廊坊,我请她帮忙,下车后帮我拖一个小箱子,女孩满口答应下来。我这时松了一口气,起码下车后到车站售票口这段路程我不用发愁了。

       到终点站大巴在北京站广场东侧对面马路的过街天桥旁停下来。女孩帮我搬下行李,我们刚要上天桥,一个身穿蓝马甲的小伙子走到我面前对我说,阿姨,你给我10块钱,我帮你把两个箱子送到广场,我说好,送到后我再给你钱,旁边一个帮腔的女人说给20块钱还不想给送呢,不先给钱就算了吧。我赶忙拿出了10块钱给了小伙子,我对女孩说,谢谢你,不麻烦你了,你赶紧去买车票吧。话音刚落,只见那个小伙子一手拉着一个我的箱子一阵风似地横穿马路到了马路对面的广场边上,马路中间的铁栅栏正好有个空,人和箱子能够挤过去。这明摆着违反交通规则,行人是不能这样过马路的,必须走过街天桥,他已经到了马路对面,我只好胆战心惊地躲避着过往的车辆穿过了马路。我让他帮我送到车站售票处,他不肯,说广场上的警察认识他不允许他们给客人拉行李,只能给我送到这儿。原来他这样做是违法的。刚才我还想,要是从天桥上走,拉着两个箱子还真够累的,没想到他走的是捷径。

       在广场边我作难了。我试了几个方法都无法同时拉着三个箱子往前走,我也不想把打包带拆开将两个箱子捆绑起来,怕捆不好更麻烦。我只好先把大箱子和随身的小箱子向前移动几米,再拉着小箱子回来移动另一个小箱子。我随身携带的那个箱子里装着笔记本电脑、相机等贵重物品,我只能寸步不离。这样挪动了两次,感到不行,还是先找个地方寄存吧。当我的目光正在四处扫描附近的行李寄存处时,一个穿蓝马甲的女人向我招揽生意,我这时才注意到广场上走动着不少手举牌子,口中不停地念叨“寄存行李、住宿”的“蓝马甲”,马甲的背后印着“旅馆接待”的字样,敢情刚才给我拉箱子的那位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从这个女人饱经风霜的脸上看不出她的年龄。她拉着我的两个箱子,我拉着“贵重物品”跟她来到了位于广场东南角的一个行李寄存处,把行李存放后,我就去买票。走到售票口后,我临时改变了主意。我决定在北京住一宿,第二天再走。还好,买票很顺利,我买了早8:10发车的D35(动车组),中午11:43就到济南了,既快又舒服。

下一步要做的就是找一家离车站近相对好一点的旅馆。我先回到寄存处,它的对面就是一家铁路宾馆,看样还不错,如果住在这里再理想不过了。服务台前3个身穿铁路制服的女人在闲聊,房间倒是有,我说先看看再决定住不住,房间的卫生条件不怎么样不说,还没有热水不能洗澡,要价还超高。我说不住了,服务台的那人一副待答不理的样子,虽然没说话,意思就是你爱住不住,一副“铁老大”的面孔。走出宾馆,立马一群“蓝马甲”把我团团围住纷纷向我推销他们的旅馆。我说只住附近,远处不去。这时一个面颊瘦削的“蓝马甲”对我热情地介绍说他肯定能帮我找到满意的旅馆。他将我手中的箱子扛在肩头带我向旁边的小胡同走去,一路走一路与我聊,他姓易,他从中原地区的一个农村来北京打工,他的工作就是在车站广场为他打工的小旅馆拉客人、寄存行李,每月完成几千元的定额后可以领到1200元的薪水。帮我寄存行李的那个女人是他媳妇。他们30多岁,有两个孩子在老家,他说在北京打工收入比在老家种地强多了。他还告诉说广场上有300名“蓝马甲”,车站派出所的警察都认识他们,不允许他们为客人运行李、送站收取费用。他先后带我去了几家旅馆,不是太脏,就是不能洗澡。经过长途飞行,在机场和车站几经折腾我身上早已出汗发粘了,我当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尽快住下,洗个热水澡,早点儿休息。

       在小胡同里七转八转最后去了稍微远的一家国营企业自办的旅馆,卫生条件还凑付,好在房间有热水可以洗澡。我决定就在这儿住下啦。办完住宿手续,我想给老公打个电话,服务台只能打房间电话,“蓝马甲”小易主动拿出手机让我打,我告诉老公我第二天的车次、到站时间以及车厢号,让他进站到车厢去接我。打完电话后,小易向我告辞,我让他明天早晨来接我帮我送到车站门口,他答应了。他们这种“蓝马甲”是不允许进站送人的,车站里有专门替旅客送站的“小红帽服务”项目。小易刚走,服务台的一男一女服务员就开始对我进行“教育”了。以下是大体教育内容:你这人怎么这么实在,什么人你也敢信。现在有好人吗?净骗子。当得知我的行李寄存在小易旅店时,他们又说你住在我们旅店,东西存放在你房间里又不收钱还安全,当心私人寄存处的人偷你的东西,我说我的箱子有打包带,他们说有打包带也丢东西,我说有密码锁,他们说有密码锁也照丢不误,几句话搞得我心中忐忑不安。我马上出门向寄存处走去。到寄存处后小易不在,我在广场找到了他。我对他说,请他帮我把行李送到我住的旅店,因为过了晚上12点,我又得交20元寄存费,还不如让小易帮我,把这20元钱给他,还没等我把这意思传达给他,他马上就反应过来,对我说明天他负责送我到进站口,这20元钱还不如让他挣了。他帮我把箱子放到我的房间留下了他的手机号码,告诉我他就在附近租的房子,明早6点半他一定来。

       晚上10点多钟下起了雨,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我担心如果到了早晨雨还在下,小易如果不来我可怎么办?我本来睡眠就不太好,这一宿我没有睡着。第二天雨停了,我在附近小摊吃了早点,卖早点的是一对陕西夫妇,可见北京到处都是外地来的打工者。为了保险起见,我在早点摊旁边的一个小超市花了4角钱给小易打了电话。6点半小易准时来到旅馆帮我搬箱子。我见到他后就把早已准备好的20块钱塞进了他的手中。我们到了他上班的地点后,他让我等着,他去给我联系送站的事。过了十几分钟他回来了。他说车站西侧有专门送客人进站的电瓶车,不用在候车室等待,电瓶车直接把旅客送到所乘车次的车厢口。他拉着我的两个箱子,我跟随着他从车站东侧来到了车站西侧的进站口,这里是专供铁路人员和施工人员进出的地方,也是电瓶车的专用进出口。在等待进站的期间,不时看到出入站的旅客乘坐电瓶车出出进进。一直到7:40,才给我们乘坐D35的旅客放行,门口有一个传送带对行李进行安检,然后买票,每件行李5元,1位乘客10元,一共花了25元,如果没有行李,接站送站也可以乘坐电瓶车,只要买票就可以。电瓶车的女司机把我的行李放到车上,另外还有两位乘客。她把我们分别送到车厢位置后,就开走拉其它的客人去了。这时列车还没来。又过了一阵,D35进站了。列车停下时,车厢真好对着我站的位置。其它乘客还未到,我第一个走进了车厢,一进车厢就看到了专门的大件行李存放处,这是动车组优于其他列车的地方,我把大箱子放在了下面的一格,把小箱子放在上面的一格。然后走到了我的座位。动车组的座位比波音747舒服多了,前后座位之间空间很大,也可以前后调节座位的椅座和靠背。开车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3个半小时后列车到达了济南站。车子还未完全停下我就从车窗看见了我老公在等候。终于回来了,终于到家了。

虽然我也知道小易积极地帮我联系旅馆是有提成的,人家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农民工挣钱很不容易。我很感激他帮助了我。如果没有他,真难想象我怎么才能把这几个箱子弄到火车上,车站的小红帽服务虽然也比较方便,中间的一段路也得自己走。关键是车站外的那段路得有人帮你拿箱子。虽然我已经当面谢过他了,但我还想在这儿再一次地对小易说,农工民兄弟,谢谢你!

至此,再访美国系列日至全部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