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心的博客

Be Healthy and Happy

 
 
 

日志

 
 

再访美国(6)—由过生日想到的(之二)  

2008-01-02 11:22:06|  分类: 再访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接“再访美国(6)—由过生日想到的(之一)”

大学毕业后,由于当年的“哪来哪去”的政策,又回到了原来工作的单位。大概是1979年中央电视大学成立,有机会参加了“电视英语”课的听讲,记得第一次听课是在单位的小礼堂中,偌大的房间,正前方摆放着一台黑白电视机,课程由北京大学郑培蒂老师播讲。每次播讲时间大概是中午快下班时分,记得第一次听讲时,我匆忙从幼儿园接出孩子(那时幼儿园的条件与今天简直是一个天上地下,就几个没文化的家属老太太帮着看着),冲好奶粉,倒入奶瓶,抱着孩子急速赶到礼堂,只能在后面找到一个听课的位子,坚持了3个学期学下来,最后一个学期,没有时间,只能听广播讲座。最初一礼堂的听课者,坚持学完并取得结业证的只剩下了寥寥十几人,其中大部分人是单位中从事技术工作文革以前的老大学生,我也是取得结业证其中的一员,而且3个学期都取得了95分以上的好成绩。

  我至今都非常感激我那时所在部门的老领导,毕业工作两年后,经领导考察,将我调进了机关从事教师的培训和管理工作,当时孩子只有2个月大,他主动提出让他家的老人帮我照顾小孩,白天上班时,把孩子送到他家,中间去喂奶,下午下班后再接走。虽然帮忙时间不长,但那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而且他家人分文不取,我最后给老人买了一块做衣服的布料作为酬谢。在工作中,他手把手地教我怎样起草公文、报告,耐心地帮我修改、指导,由于工作勤奋、好学,领导看我也许是个可造之才,当我儿子1岁多的时候,部门曾经计划送我到青岛的一所大学去培训一年,回来后更好地发挥作用,无奈孩子太小,没有人帮助我照顾他,去外地根本无法成行。那时大学毕业只有36元的月工资,物资极度匮乏,经济也很拮据,如果是现在,完全可以带个保姆一起去。当时的我那个着急啊!心中难受得要命,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放弃。后来我调回济南后,老领导还利用来济开会的机会专程到我单位和另一位调到一家医院的同事那儿看望我们,关心地询问我们的工作情况。听说后来他调到另外一个部门当处长,他领导下的部门在全省同行业中被评为“先进单位”。90年代我曾经回过一次老单位,我专程去他家看望了他。对于这位德高望重,给予我极大帮助的人我终生不忘。此后我再也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的领导了。

  1981年初,我调回了济南。粉碎“四人帮”后,国内百废待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以后,终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正好省里筹建一家大型科研单位,筹建初期四处调人,接受新毕业的大学生,我调入的单位主要从事化学方面的工作,因此我顺理成章地调了进来。刚调来没有多久,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让我参加初级职称考试。我来之前刚有一批先前调入和最后一届的分配来的“工农兵学员”考过,我需要和与我同期调入的几人一起考。 考试科目有英语、高等数学和自己选一门专业课。我有中央电大英语单科结业证,英语免考,专业课我选了分析化学。给了我们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考试结果,我的数学成绩在我们一起考的几人中最高,在前后几批考试的人中也是最高分(只有几个人考这个分数,除了一道所有参加过的考试者谁也不会做的题,其它全部做对)。分析化学也得了高分,顺利地评为助理工程师。由于我调来的较晚,加之种种原因,我在新单位没有从事主流岗位的工作,我认为这可能是我的职业生涯发展的不怎么样的主要原因。

  由于工作原因,加之我也比较喜欢外语,80年代,我在外语学习上没有少下功夫,在我的那篇“我与星期日广播英语“的博客中,反映了当时一部分的学习情况。上世纪80年代中期,单位要安装一台从瑞士进口的大型精密仪器,那时都是仪器厂家派人上门安装,此前,单位的进口大型仪器都是一位英语水平很高的老大学生担任安装现场翻译。这次领导将此任务交给了我和另一位同事。我了解到仪器厂家所在地是瑞士的苏黎世地区,而且我也早就知道,瑞士大部分地区的人讲德语,南部日内瓦地区讲法语,还有少部分人说意大利语、克罗地亚语;我也知道母语不是英语的欧洲人,说的英语带有很浓的本国语音,很难懂,出于能够很好地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的想法,加之山东省与德国的巴伐利亚州是友好省州关系,有良好的经贸合作,我想学习德语对我的工作还是很有益的。基于以上两种考虑,我利用每周两个晚上和周日(那时还没有双休日)上午的业余时间,自费去山东大学外语系办的德语班去上课学习德语,那时德语是稀有语种,老师是山大当时唯一的一位德语老师,他文革前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水平很高。当时那期德语班最初有30几名学员,一共两个学期。学到最后只有4个人学完,其他3人都是比我小至少10岁的年轻人,在将近1年的时间里,我风雨无阻,冬天的寒夜下班匆匆给老公和儿子做好饭后,骑着自行车曾冒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在冰冻溜滑的马路上小心翼翼地骑行,由于路滑,也曾经从自行车上摔下来过。德语班结业时,老师和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对我说:你是我们班学得最好的学生。那三位当年的年轻人,事业发展得很不错,现在,一位在一家研究所当研究员,一个在一家企业从事管理工作,唯一的那位男生,家是济南郊区农村的,大专毕业后在西郊的一所中学当英语老师,他当时晚上去上课要从济南西郊段店往位于济南东郊的山大跑,正是由于学了德语,后来在研究生考试中,德语作为他的第二外语顺利地考入山东大学英语系,硕士毕业后不久就到美国发展去了。单位安装仪器时,来的瑞士技术人员果然说着一口满嘴卷舌音的带着浓重德语发音的英语,好在我学了德语,比较容易听懂了他说的话,较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几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经单位领导批准,我有幸参加了一期德语培训班,这期班主要是省里为与德国有合作关系的大型企业培训的技术骨干,另外也有部分大学教师和医院的医生。培训班的两位老师,一位是漂亮的德国年轻的女教师,另一位是一位中国老师。好景不长,学了没有多长时间,1989年那场众所周知的动乱发生了,德国老师吓得跑回国了,单靠那位中国老师撑了一段时间,后来临时找来了两位来中国旅游的60多岁的瑞士老太太,一位是秘书出身,一位是当过护士的老处女,她们哪会教课呀,那位护士老太太给我们上课时,害羞得都不敢看我们,糊弄了一阵后,在培训中心所在的那所大学学武术的一位奥地利留学生带了一、两周课,好在又过了一段时间,动员一位在外语系教授英语的德裔美国人接受了给培训班教授德语的任务,终于可以结课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