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心的博客

Be Healthy and Happy

 
 
 

日志

 
 

再访美国(6)—由过生日想到的(之一)  

2008-01-01 12:10:59|  分类: 再访美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31日是我的生日,我的生日很好记,但也很容易忘记,因为是元旦的前夕,都忙着过新年了,谁还会记得这个日子呢?家里人也经常忘,但是我自己不会忘记,从来没有! 今年的生日是在美国过的,这是我第一次在异国他乡过生日。儿子和儿媳早在12月上旬带我去逛商场时执意为我买了一件羊绒大衣作为生日礼物,今天下午他俩特意去中餐馆为我买回了生日餐。今天我就整整56岁了,人已过55岁,就往60上奔了,老得真快啊!

   回想起我经历过的50多年的岁月,觉得人生其实非常短暂。无忧无虑的时光更是在短暂的一生中占有可怜的一点时间份额,尤其是对女性。文革前的十几年,在无忧无虑中快乐地度过,小学时的我,成绩一直出众,顺利地考上省重点中学,那时候的中学生远不像现在的孩子,小小年纪,自己就定下了远大的发展目标,确切地说,是家长替他们早早地定下了奔向远大前程的宏伟目标。那时的我年龄还小,还不知道用功是何物,在课间和课余乐此不疲地参加学校的多种体育项目时,“文化大革命”像卷着滔天巨浪的海啸降临了,先是上课不正常了,正好有机会中午和霜晨去她家所在的大学校园的地下室去痛快地打一中午乒乓球,然后是下午上课时困得迷迷糊糊。随着“文革”的深入,彻底停课“闹革命”了,校园中出现了铺天盖地的大字报,给我们上课的部分老师被打成了“牛鬼蛇神”,然后是被批斗。班里的同学分成了“帮、派”,一时间平时关系密切的同学形同路人,文革开始的那年,我刚好上了两年中学,我所在的班叫做“试点班”,也叫“大改班”,那时我们中学每年招生有两个班作为“试点班”,我们是“五年一贯制”,中间无需再进行中考,初中和高中共五年就中学毕业,每个年级的其他班,初中三年毕业后,还要参加全市的统一考试,即现在的中考,成绩优异者才能够在我们学校继续读高中,读三年至高中毕业。回想那段日子,真是浪费了我们的大好青春时光,后来复课后,已不记得学到了什么东西,再后来,学校进驻了“工宣队”,由他们决定了我们的未来前途,由于在同一所学校,我“上山下乡”去农村插队当“知青”,保住了哥哥跟着我妈妈去“五七干校”,大妹妹年龄小,比大部分同级同学小一岁,得以留在学校读“高中”。

   在农村“战天斗地”的日子,各种农活都摸过,在冰冻三尺的寒冬,早晨天还黑乎乎的,就被上工的哨声吹醒,扛着镐头与当地“社员”一起刨地,十几岁的女孩子那有力气啊,一镐头下去,只能在冻了冰的黄土地上砸出个白印,然后再一镐一镐地刨直到把一块块冻土刨下来为止,这是力气活;还有更累的,队里的男劳力推着满满的一独轮车“猪粪”,我们女劳力在前面拉着绳子,齐心协力地将这车“肥料”拉上一个个山坡坡时,人早已累得喘不过气来,力气在到达目的地时耗费殆尽,现在想想如果有心脏病,人一下子就得玩完。记得最累的一次是夏天收完麦子后,将麦子用扁担挑到队里的场院上,同队的社员帮我把麦子捆好后,将扁担发(发:意为借别人的力放)到我的肩上,我不会换肩,只能用右肩膀挑东西,路上,扁担压得我的肩膀疼痛难忍,我要休息,就得把扁担放下,扁担一旦放下,我自己无论如何再也发不起来,麦地离着场院好几里地,周围没人,谁也帮不了我,我愣是咬着牙,头顶炎炎烈日,踉踉跄跄地一气将麦子挑到了场院,撂下挑子,摸着被压得又红又肿麻木的肩膀我长出了一口气。这件事我后来不止一次地问过我自己,怎么就能坚持下来呢,那段路只有我自己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人生也是如此,胜利的曙光就在你坚持到最后的努力之中。 通过上山下乡两年农村生活的磨练,之后,我所经历的艰苦和困难,与农村的脏活与累活相比,在我看来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在农村干了整整的两年,我被招工到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当了工人,从那时起,我渴求知识的欲望开始变得强烈了,在车间几位技术员的帮助下(他们是“老五届”的大学生),我自学了部分大学的机械制造专业课程,由于表现好,工作两年后我被车间领导和工人群众一致推荐上大学,当车间主任告诉我这个决定后,立刻有人找了厂领导,想顶替我,他原本以为他父亲与厂长是老关系,他能得逞,没想到老车间主任拒不买厂长的账,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当年我俩谁也没能上大学,给我的名额是我当时非常心仪的专业。美好的愿望和理想被现实打得粉碎,这件事情对我打击很大。我把苦恼写信告诉了我的父亲,父亲回信对我进行了安抚和鼓励(父亲基本上1-2周就给我写一封信,可惜的是,这些信我都没有留存)。过了不久,父亲来信告诉我,明年(第二年)上大学要考试和推荐相结合,鼓励我好好复习功课,抓住这次机会,靠自己的实力考上大学。随后的日子,每天晚上我都是在学习中度过的。不但复习学过的,还要自学没有学过的课程。第二年,我参加了考场设在总厂的考试,考完后,我的心中就有些底了,根据考试成绩,基层推荐意见,按照分配的名额,我毫无选择地被分到一所大学的化学系,成为了一名“工农兵学员”。从开始上大学起,我发现我就没喜欢过这个专业,尽管我在大学的成绩不错,给教过我的所有课程的老师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那位当年想顶替我的老兄(与我同龄)也参加了考试,结果名落孙山,这下他怨不得任何人了,公平竞争,优胜劣汰!后来有机会查到了我当年的考试成绩,各科成绩都不错,化学成绩还很高。那年通过考试上大学,化学系就招了我们一个班,多年来,我大学的老师们念念不忘我们班的同学,说我们班是多少年来素质最高的一个班,我班的一位同学后来读了博士、做过著名中科院院士(那时还叫学部委员)的博士后,在他不到四十岁时就被他任教的那所全国重点大学称为“青年化学家”,至今一直活跃在他所从事的那个科学领域的学术前沿,我的这位同学文革那年高中毕业,他是一所位于县城的省重点中学的高材生,已经决定保送北大了,“文化大革命”打碎了他的“北大梦”,尽管如此,通过他多年的努力和奋斗,他的才华得以施展,他的抱负得以实现。(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