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心的博客

Be Healthy and Happy

 
 
 

日志

 
 

杰西·欧文斯致一位年轻人的公开信译文  

2007-06-30 17:48:41|  分类: 英文写作及转贴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1936年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但是我想你或许已经听别人讲过这个故事了——这就是1936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和我是如何努力夺得4块金牌的。人们用了不少笔墨描写我夺得冠军的经过,特别是对我获得跳远金牌写得最多。就是在那次跳远比赛时,当时德国的独裁者希特勒拒绝观看我的比赛,扬长而去。

 关于那天及那以后几天的赛况人们写过不少文章,那些描写差不多是真实的。我说“差不多是真实的”,因为你只知道一部分事实,现在我想把那其余的情况告诉你。

 在那届奥运会上,跳远预赛安排在我参加的其它三个项目的决赛之前——我还参加了100米、200米短跑和接力赛。我在跳远中的表现如何将决定我在整个奥运会中的表现,因为我保持着奥运会跳远的世界纪录。能接近我跳远成绩的只有一个人,他就是卢兹·朗,希特勒把夺取金牌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朗是个满头棕发的小伙子,他身材高大,体型矫健,人们说他为了准备参加这届奥运会曾经跳出过26英尺远的成绩。不过他的实际水平如何没人知道,因为希特勒把它列为秘密。在卢兹·朗第一次试跳以后,我就知道他很了不起。

 我觉得应该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实力显示出来。我量好了从起跳点到踏跳板的距离,做好了准备。突然,一个美国记者来到我面前问到:

 “欧文斯,这是真的吗?”

 “什么是真的?”我反问道。

 “希特勒退场了,他不愿意看你跳远。”

 我抬头向那位德国统治者坐的地方看去,他的包厢里空了,一分钟前他还在那儿,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此外,他还曾拒绝了奥委会提出的让我坐在那个包厢里的请求,以此来表示对我的轻视。

 他做得太过分了,我气愤极了,恨得要命,简直怒不可遏。我一定要跳给他看,即使他不愿意看我跳,别人也会把结果告诉他的!我觉得两条腿上都是劲儿,腹部肌肉在微微发颤,我从来没有这样过。我开始助跑,差不多是慢跑,然后我开始加速,最后越跑越快,几乎达到百米冲刺的速度。转瞬间,起跳板就在我的眼前,我踏上去身体腾空而起,向上跃去——我跳得真高,我知道自己超过了朗和其它所有的跳远运动员。

可是裁判没有给我量成绩。在我双脚落地之前,我就听到裁判员大声喊:“犯规!”我跑得太快了,超过了跳板半英尺。

 第二次跳时,我谨慎行事,但又过于谨慎了。虽然没有犯规,但也没有取得参加决赛的资格。我只有最后一次了,“我真希望能有机会再跳,我紧张不安地环顾四周,恐慌占据了周身的每一个细胞。

 突然,我感到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我转过身去,刚好看到我那劲敌的一双天蓝色的眼睛。

 “你好!杰西·欧文斯”,他说,“我是卢兹·朗。”我点点头,说不出话来。

 “瞧,时间这么紧,我也顾不上说客气话了。谁惹你发火了?”

 听到他那混杂的英语措词,我不由自主地笑了笑。

 “哦,没什么。”我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沉默了一会儿,“是的,我知道。”他最终说道,“但是我知道你能跳得更好。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

 这时我大笑起来,但是我不能告诉他,在所有的人当中特别不能告诉他。我看了一眼沙坑,快要叫到我的名字了。

 朗虽然用词没有把握,但他还是开门见山地问我:“是希特勒退场让你不高兴了吧!”

 他一语道破了天机,可真让我大吃一惊。“我……”我想回答,但又不知说什么好。

 “我明白了。”他说,“这件事我们过一会儿再谈。现在你得跳了。你一定要争取决赛的资格。”

 “怎么争取呢?”我回敬了他一句。

 “我想,”他说,“跟我一样,你必须跳得完美无缺,对吗?”我点点头。“不过,你可千万别犯规。”我又点点头,这次可不那么冲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扩音器里叫我的名字。卢兹赶紧说:“杰西,你现在应该做两件事。你要重新量量步子,在这跳板6英寸处起跳,要竭尽全力去跳,不必担心犯规。”

 就如下了一场急风暴雨,转瞬间,我内心的恐慌全部消失了,是应该这样!

 我慢慢地跑到跑道上,重新量了一次步子,然后在该起跳的地方旁边放了一条毛巾,这离踏跳板半英尺远。

 我走回起跑线,开始助跑,我一脚踏在毛巾旁的起跳点上,像鸟儿一样越到空中,超出了决赛标准一英尺多。

 第二天我去参加跳远决赛。这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次比赛——我得和我的对手卢兹·朗进行竞争。卢兹打破了他的个人纪录,也刷新了奥运会纪录。而我呢,——幸亏头一天的谈话——我奋力一跳,夺得了冠军。

 决赛后的好几个晚上,在奥运村里,我和卢兹·朗经常在他的住处或我的住处坐在一起聊天,我们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有时我们的观点是那么的不同,就像我们的肤色一样,但是我们更珍惜我们的共同之处。

 卢兹和我一样,有妻子和一个幼小的孩子,从体育到艺术我们无所不谈,但谈得最多的还是未来。对于未来他虽谈得不多,但是他好像知道战争已经临近,他就要被卷进去了。

 卢兹和我保证奥运会后经常写信,我们说到做到。在以后的三年里我们书信频繁。虽说我们信中写的东西不如奥运会时谈话那么愉快,对我来说那是个艰难的时刻,对卢兹来说日子更不好过。他被迫加入了德国军队,离开了妻子和儿子。他的信封上开始盖上了一些稀奇古怪的邮戳。信中他对自己卷入的战争表示了越来越多的疑虑,但他觉得自己别无选择。如果离开军队,他担心家人会遭不测,他们怎么能离开德国呢?

 我收到他的最后一封信是1939年。“情况变得越来越糟了,”他说,“杰西,我真害怕,并不光是想到死让我畏惧,最可怕的是我并不是为正义而献身。不过,不管我的情况如何,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我的妻子和儿子能活下去。我请求你,我住在德国以外的唯一的朋友,如果可能的话,今后你去看看他们母子俩,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让你这么做,告诉他们我们在一起共同度过的美好的时光。”

 我立即给他写了回信,但是信却被退了回来,以后的信接二连三地被退了回来。最后到了战争结束时,我和卢兹的妻子取得了联系,了解到了卢兹的情况,他葬身于非洲沙漠中的某个地方了。

 几年前我重返柏林时看到了他的儿子。我对卡尔谈起了他的父亲。我告诉他,虽然命运把我们推向了相互竞争的境地,而卢兹却超然其上。他是那样超脱,不仅以他的忠告帮助我夺得4块金牌,而且他让我认识到了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真理,那就是唯有人道才能成为联结人与人之间的友谊的纽带。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